【游记】重庆美女伴游在西藏

  呼吸着低海拔地区的清新空气,脑中却浮现出高原上另一种呼吸的感觉,又忆起西藏,那海拔3500的高原, 那一抹湛蓝的天。

重庆伴游在西藏

  佛教圣地拉萨,高原江南林芝,神山刚仁波切,圣湖纳木错……不同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,西藏有着粗犷不羁的风景,神秘深邃额的历史,更有着纷繁复杂的佛教文化。无论是在拉萨的小巷街头,还是在阿里的雪峰之间,亦或是纳木错神湖边上,你都能感受到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息,如同这里的海拔,高过了我所能承受的,高过了一切的钢筋水泥所能到达的……

  离开拉萨时,正值7月15日——每逢15和30 日,拉萨人们便会开始转经,转布达拉宫,转大小昭寺。如潮的人流顺着转经道缓缓流动着,三步一拜的佛教信徒们眼中流露出令人动容的虔诚…..

  记忆渐渐模糊,闪亮而不刺眼的路灯回到了我的眼帘,或许上海真的不能被称作故乡。生与斯长于斯,却少了些许乡土气息,或许,只有在外面走一走,才能在归来时,找到一丝属于家乡的熟悉感。远在西边的西藏,比起这里,多了许多粗犷和庄严,少了不少优雅与活力。导致这些不同的最大原因,或许除了海拔上的差距,更存在与文化和宗教上。

  重庆伴游美女第一次接触到藏传佛教这个庞然大物,是在山南地区的桑耶寺中,文殊普贤观世音,还有至高无上的释迦牟尼佛——高大的佛像或如弥勒佛一般慈祥,或如十殿阎王般可怖,震撼着我的心脏。此时的我,才刚刚步入佛教的殿堂。

  一路上,重庆伴游渐渐明白,在西藏,佛教无处不在,喜马拉雅雪山上的经幡,雅鲁藏布江旁雪白的哈达,向着圣地拉萨朝圣的人们——无一不向路过的游客们诠释着这片净土的佛缘,佛性,佛骨。

  回到最初的起点,拉萨,特意去大小昭寺转了转。午后,坐在一家餐厅楼上,捧着一杯暖暖的酥油茶,看着温暖的阳光撒在大昭寺的金顶上。寺门外,那些不远万里来的朝圣者们,念着晦涩的经文,做着标准的祈福,向着寺中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,抒发着他们心中的虔诚。此情此景,令人动容——我既不信汉传佛教也不信藏传佛教,但我知道,这些人一年要向佛祖做这样的动作成千上万次,没有人监督他们,只有他们心中的虔诚。

  不同于“故乡”的“无宗教,讲科学”,西藏似乎执拗的可爱。千百年来,自从藏传佛教诞生,这里的人们便苦苦探索着宗教的真谛;自从第一世藏王建立吐蕃王朝,佛教便被立为国教,王朝已经灭亡,可佛教依旧屹立至今,并依旧不断壮大着——药师佛,无量寿佛,无量光佛,十殿阎王,还有十四面千手千眼观音…..在佛教徒眼中现实世界外,还有另一个世界,在残酷的现实中,给自己一个灵魂的归宿。或许这不是乔达摩西达多创造佛教的本意,可这却是佛教的最大价值——或许佛教不能改变整个世界,却能改变个人,使其修身养性。毕竟,独善其身,才能改变他人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重庆伴游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